首頁 » 一個人旅行一定要住一次hostel|愛爾蘭旅事(下)

一個人旅行一定要住一次hostel|愛爾蘭旅事(下)

by Vivian Yeh
guinness

建議先服用完上集再來追本集>> 一個人旅行一定要住一次hostel|愛爾蘭旅事(上)

和來自上海的男子P聊了一陣子後,義大利男子們完成了晚餐的烹煮,開始享用他們的料理,笑笑鬧鬧,他們也熱情的分享他們的晚餐『義大利麵』給我,Al dente!對於能夠自己料理每一餐的人們,在國外滿山遍野,生活技能與對生活的樂趣,真的是要從小培養。

後來加入的男男女女越來越多,還有像是法國、比利時、東歐等國家的新朋友,清一色還是歐洲人居多,中間穿插一個亞洲面孔的女子,是有那麼一點特殊,但大家也沒有覺得怪,畢竟hostel就是一個聚集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們,只要語言上能夠溝通,不分國界。

陸陸續續還有其他hostel過來的義大利人,這些人完全是把hostel當宿舍住的概念啊~一起來蹭飯,對於在英國唸書時大多都是蹭飯咖的我來說,覺得很親切(笑)。

閒聊後瞭解大家在這的原因,大部份的義大利人是來這裡學英文,很奇妙吧!以前都會以為歐洲人英文應該都不錯,但其實不然,尤其義大利、西班牙這些南歐國家,很多年輕人都會選擇在gap year那一年到英國或愛爾蘭去學語言,他們也深知義大利不像舊時代這麼強盛,他們想要找到更好的工作,英語還是必備,但我好奇的是,怎麼會選擇愛爾蘭?可能是在台灣從來也沒把愛爾蘭當作去學英文的一個選項之一。從他們分享得知因為愛爾蘭也是在歐洲,他們來也方便,物價比倫敦也便宜些,可能從英國脫歐之後,愛爾蘭更成為了一個很好的學英文國家之一,還有人說因為酒吧很多…嗯這些歐洲人到底有多視酒如命,由此可見。

在這個小小聯合國裡面,一大群人一定還是有分小群組,但『自在和幽默感』,似乎是大部份西方年輕人的標配,很少有過份嚴肅、尷尬、不自在的局面,這也是我在國外這一年多,慢慢培養出的性格,因為沒有人需要以你為中心,沒有人需要特別照顧你,覺得舒服就繼續聊,想離開就離開,不要免強自己,幽默是化解尷尬的最佳良藥,最重要的是不要害怕講英文,因為語言只是一個溝通的工具,這些來學英文的義大利朋友們,有好幾個英文真的不是太好,英文和義大利文參雜,哈哈,so what?常常覺得丟臉的只有自己,如果你不覺得,那其他人更沒理由批判,要不然叫他來學中文看看。

這群新朋友年紀在19~25之間為主,大多是來學語言,也有來旅行,也有在這裡念博士班的,吃飽飯後,這群在這混一段時間的地頭蛇們就說要去樓下喝一杯,就這樣我開啟了從沒想過一個人能在愛爾蘭體驗的 – 夜生活,原來hostel旁就是一個小酒吧,匆忙的下樓,連ID都沒帶到,很不可思議的,我就這樣一張ID都沒帶的狀況下在愛爾蘭酒吧闖蕩。

一開始在酒吧三五人點了啤酒聚在一起聊天,這些比我還年輕的男男女女們,來自世界各地,帶著他們不同的故事齊聚在這裡,是緣份吧~個性女孩C豪邁的捲起菸草,這是在歐洲滿常見的場景,因為在歐洲菸很貴,所以想抽菸又負擔不起的人們,就會自己來DIY,有時想想,台灣的便利和物價合理,帶給了我們很多好處,但相對的可能也讓我們減少了一些學習和體驗生活的機會,因為一切都太唾手可得。聊著菸草,聊著家庭背景,有人這幾年在不同國家間穿梭著,年紀輕輕的他們在生活歷練上,實在相較於同齡的台灣人豐富很多,但可能也比較複雜,出國看看,也是看看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都怎麼生活著,會發現原來有這麼多的可能性,再來選擇自己嚮往的去追尋,這可能就是拓展世界觀的意義吧。

結束了聊天時間,一大杯啤酒下肚後,可以正式開始夜生活了(?),開始前往下個酒吧

據他們說,我來的這天,剛好是酒吧會開一整天的特別節慶,夜晚的都柏林,像是另一個國度,熱鬧非凡,但也顯得毫無章法,路邊醉的醉、吐的吐,發酒瘋的發酒瘋,雖然在英國也有這種情況,但都柏林的場景,完全更勝一籌,心裡默默給個評比,愛爾蘭人比英國人還瘋。

這一路上,一開始那位義大利活潑男子和博士生男子,兩個有很貼心的在關照著我這都柏林新手,也和我分享這裡的近況,他們也沒來太久,但也快一個月了。來到愛爾蘭喝酒與英國最大的不同是,大家對於自己國產的Guinnes(健力士)的熱愛,比英國高太多,原本我不是愛黑啤的人,待在這的幾天好像也漸漸愛上,從苦到回甘的口感,後來每當再喝它,總是回憶湧上心頭。

大夥終於來到一間有舞池的夜店,吆喝著玩輸的請喝酒的遊戲,幾杯黃湯下肚,又可以無所顧忌的在舞池大跳,才不會管自己的樣子好不好笑,穿的性不性感,會不會跳,不為什麼,只為自己開心,這應該是在英國習得的(技能)?其實喝點酒在舞池亂跳真的超級舒壓,這是在台灣夜店很難體會到的。

喝飽跳足,想到明天還有一早要去北愛爾蘭的tour,覺得不能再玩下去,跟大夥說要先離開回hostel了。義大利活潑男子非常有義氣的,說要陪我走回去他再回來,可能大家都懂都柏林的夜晚不平靜吧,只有我這不知道危險的女子,還想說自己回去就好,如果這趟旅程知道太多產生害怕,可能我根本不會來到愛爾蘭,不會住進hostel,更不可能和這群新朋友們喝酒跳舞的,一路上這位活潑男子用破英文和我聊得很開心,很有趣的是很常要猜字和猜他要表達的意思,但人與人之間,總是可以理解的,他和我聊著這群朋友們,聊著他來這的感想,就像認識很久的老朋友,沒有包裝、沒有面具,字字句句都來自內心深處。在異地交朋友,確定對方沒有壞心眼後,用著自己的真心,真的可以與人有快速的連結,但這也是我在這群義大利朋友們身上看到的:真誠直率。

回到hostel後,在漆黑的房間,去洗了個快速澡,躺到床上的時候,發現,剛剛去的隔壁酒吧,動茲動茲的音樂,讓我整張床都在震動,伴隨著一些其他床的打呼聲,原來~這就是hostel,再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,心中不自覺笑出來。

好的,今晚應該不用睡了

就在我昏昏沈沈不知是醒是睡的狀態,整張床開始劇烈搖動,原來下方床客在清晨回房,朦朧之中看出身形是媲美馮迪索等級的黑人大哥正在爬上床,這場景實在奇妙,我睡在一位平常看到會怕怕的黑人大哥的上方床鋪,不久後開始更大的打呼聲響與對面床的來場雙重奏,心裡想著,這應該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住這種hostel上下舖吧!即使我適應力很好,也很隨性,但“打呼”這事,我好像就是無法無感,而且隔壁酒吧音樂大聲到我床都在震這回事,也是我從來沒體驗過的誇張。

幾乎沒睡的一晚,清晨就要起床去參加tour,天還是黑的,這時應該是這不夜城最安靜的時刻,彷彿所有人都進入了夢鄉,沒有了宣囂聲、音樂聲,我就在黑暗中背著行囊,在路途中買了早餐,步行到集合地點…前往屬於英國的北愛爾蘭。

後記:

為什麼會說一生一定要體驗一次hostel,因為對我來說實在是記憶太深刻了啊~還讓我寫了兩篇文章,但我其實想倡導的是『一個人的旅行』,而hostel是讓一個人的旅行與其他旅人產生連結的好媒介,基本上來住hostel上下舖,都是一個人前來,到了後才認識越來越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,人來來去去,有些是生命中的過客,有些則是成為了在社群上互相關心的朋友。

一個人旅行對我來說,是改變自己的一大躍進,為我的人生帶來了很多故事和體驗,也想好好整理出來分享給大家,這應該是帶給自己青春不留白最棒的禮物,與世界產生連結的感覺,真的無法言喻,唯有親身體驗了才能感受到。當你看多了,感受到世界之大,有著各式各樣的生活可能性,這會不時在卡關的現實生活中提醒自己,世界之大,千萬別被眼前的小事困住了!

你可能也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