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Netflix《華燈初上》觀後心得 | 5個關於原生家庭、長大、生存、愛與了解自己的人生課題

Netflix《華燈初上》觀後心得 | 5個關於原生家庭、長大、生存、愛與了解自己的人生課題

by Vivian Yeh
yellow bokeh lights

看完《華燈初上》這部劇後,為了寫這篇心得文,我想了很久整個故事想傳達的中心思想,也試圖把每一個角色各自精彩的故事線,整合出幾個道理,後來發現,其實每條故事線,都圍繞在人生中的原生家庭、長大、生存、愛與了解自己的課題上。

圖片取自華燈初上FB粉絲團

因此整理出以下5個我體悟到的心得感想:

(微微有雷,看完劇再來讀會更有感,也歡迎有任何想法留言給我)

#1 你知道自己喜歡哪種愛人與被愛的方式嗎?

各式各樣的人生、各種生存的難題、千頭萬緒的情感交織,都源自於「愛」,而這份愛的呈現,又因不同的原生家庭、長大的過程,形塑出不同的樣貌。

在劇裡看到的愛…

是奮不顧身的保護

是無條件的犧牲

是竭盡所能的引起注意

是無微不至的單方付出

是一直都在的守護

是把愛當作藉口的利誘

是在友情保護色下的等待

是埋藏在最深處的秘密

是只要我愛你就夠了的執念

不知道以上每一種愛,你是否能對照出是在講劇中哪一個角色?

以及想一下,又有哪一種愛是你喜歡付出或接受的方式呢?

每一種,都是表達愛的方式,在愛情、親情與友情裡面,或許又有不同形式的呈現,

而你想表達愛的方式,與你愛的人想得到的,是否一樣呢?

百合說:「又不是你愛他,人家就一定要愛你。」

是啊,但也不是你給的愛,就是人家需要的。

更複雜的是,明明是愛的,但有人總是用傷人的方式表現。

如果一直使用對方不喜歡的方式來愛他,就像是進行一場無效溝通,很難會有好的結果。

人真的很難懂,尤其是來自迥異的家庭背景,擁有不同性格的人更是難以理解對方,但相似性格或背景的人在一起,也有可能讓原本舊有的傷,變成互相傷害的利器。

讓人困在愛裡的,從來不僅僅是表面的行為,而是因為無法理解那些藏在行為背後說不出口的真心。

延伸閱讀:5種愛的語言|在愛情中,另一半需要的和你給的相同嗎?

female hand against wall with shadow
Photo by Anna Roguszczak on Pexels.com

#2 人是否都一直在找尋那個「我們是一樣的人」?

在劇裡,蘇慶儀與江瀚、羅雨儂與潘文成、百合與亨利、花子與阿達,各自被歸類為同一種人,並且吸引著對方,其實愛子與何宇恩何嘗不是同一種人?為喜歡的人無怨無悔的付出,常常出現在對方面前,只是用的方式不一定相同。

在人生中感覺到孤單、不被理解的人,總是在找尋著與自己的同類,或許彼此不一定適合,但對方的存在,至少讓自己知道,我並不孤單,又或是燃起心疼之心。

蘇慶儀與江瀚哪裡看出是同一種人?當蘇慶儀用盡傷害江瀚的方式,就為了見江瀚一面,並且讓自己留在江瀚心中; 又當從錄音帶裡聽到江瀚的心聲:他因為不知道怎麼去愛人,所以認為離開羅雨儂才是可以一直住在對方心裡的方式,就可以看出其實兩人缺愛與不懂得表達愛的狀態是一樣的,他們會用傷害對方的方式,就為了想要留在對方心中,而羅雨儂則會因為無法理解這兩個她深愛的人為什麼會有這些行徑,而受苦著。

相較於他們,羅雨儂的存在價值建立在「保護弱小」上,但原生家庭的家人們比她能力強,也無法理解她、看不起她,因此她的價值體系派不上用場,在家裡一直找不到歸屬,也因為這樣的性格,她會一直吸引到處境比較悲慘的人到她身邊,讓她發揮她的照顧者能力。

「當你很慘的時候,再看到一個比你更慘的人,好像就不那麼孤單了,尤其當你還可以幫助他時,那股自我價值感,會讓人再次燃起希望。」這或許是羅雨儂的生存之道,也給了我一些想法,自己在狀態不好時,更要能夠幫助別人、發揮影響力,這也是一種自我救贖的方法。

和羅雨儂為同道中人的潘文成,他們都有保護別人、維護正義的性格,然而,他們的付出與過度的保護,總是忘了「尊重」身邊的人也是獨立的個體,同時也讓被保護者沒有了自己,這也是讓蘇慶儀和阿達想逃離的原因。

正義的性格沒有不好,但在施展正義、保護與照顧身邊人的同時,也別忘了要「尊重」對方與拿捏「分寸」,因為「平衡」仍是在所有關係中最重要的準則,因為人需要在「給予」和「獲得」的兩種狀態中,都能感受到價值,才有其存在意義,有點像是愛人與被愛都需要兼具的概念吧。

shadow of person spreading hand with flower
Photo by ozundunyasina on Pexels.com

#3 當你奮不顧身的正義,成為他人眼中的施捨

羅雨儂與蘇慶儀之間的情誼,其實都是在施與受、保護與被保護的過程中而展開,因為當「恩惠」傳遞不當,付出者原本的善意會變質,接受者會有「施捨」這種上對下的貶低感。

「幫助」應該是互相的,當接受者感受到自己沒有能力回饋這份幫助的時候,會有自尊心受創的感受,可能有時候被施捨所帶來的傷,比深陷生存危機還來的痛不欲生。

人的行為模式其實都是重複的,羅雨儂的「保護性格」遇上了蘇慶儀的「自卑的受害者心態」,看似完美配對,但實際上卻是悲劇的輪迴

因為實質的幫助,或許解決了眼前的問題,但受助者破碎的心如果沒有同時被理解與治癒,每當又再一次的受到幫助時,更是再一次的證明自己的無能為力,漸漸累積成對自我的批判,陷入自我價值崩盤的危險狀況。

我不值得擁有嗎?為什麼總是你在施捨我?沒有了你,我什麼就都不是了嗎?

此時自尊心較強的接受者,就會開始為自己築起一道牆,收起自己破碎的心,讓自己看起來很堅強,同時也將另一方越推越遠。

不過看到羅雨儂經過蘇慶儀事件所做出的改變,讓人開心她的成長。

她最後對阿季的金援幫助,雖然依舊是她仗義的一貫行徑,但後來有告知阿季說你是要還的,,這並不是施捨,所以你要好好振作。看似簡單一句話,可以讓對方心裡好過很多,更有了生存的動力。

多一份「同理」,讓受幫助者知道你理解他的處境,讓她真心的接受這份幫助,是很重要的過程。

而且每一次的幫助,如果沒有去理解其最根本的原因,這個問題就還是會以各種形式再次發生,尤其受助者也不知道問題的核心時,即使你無怨無悔的去幫助,只會讓受助者會越來越墮落,因為他的價值感蕩然無存,只剩下自我懷疑、討厭自己。

blurred portrait photo of woman
Photo by Elīna Arāja on Pexels.com

#4 壓抑是魔鬼,對付魔鬼則需要勇氣去面對

不斷的在自我批判、嫉妒、愧疚、自卑的循環裡糾結,讓蘇慶儀原本就已經破碎的性格更加的扭曲,她的人生從來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中度過,但她為了維持表面的優雅與從容,什麼事情都憋在心裡不說出口,這份「壓抑」與「不安全感」,讓她討厭自己,自尊心極強的她沒有去找到及療癒源頭的根本原因,反而是把罪過推到別人身上,讓自己心理比較好過,恨一個人遠比揭露自己的不堪更容易一些。

對於蘇慶儀來說,光酒店的經營,應該是唯一她在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去爭取而來的東西,也是她覺得自己唯一比羅雨儂強的證明,因為她擁有了80%的股份,但這個證明並不能彌補她心中最渴望、最缺乏的愛,既然不能待在愛人身邊,她還是決定去日本感受「被愛」,而且離開後寧願把股份平分給大家,也不願讓好姐妹平白無故的奪走她曾經的勝利證明,那股能夠支配結果的心裡,或許能使她自卑的性格,暫時得到一絲勝利的滋味。

試想蘇慶儀如果從一開始就能不要這麼壓抑,適時表達出心裡的想法,事情會不會變得很不一樣?又如果羅雨儂在過程中,能夠更細膩的去覺察蘇慶儀那些沒說出口的話,會不會結局就不會是如此?

壓抑是導致自我價值感破滅的原兇,太多話因為自尊、面子,沒有被說出口,沒有拿出來溝通,如果平時就能溝通與解決每一次的糾結與不快,就比較能夠避免壓抑到最後累積出來的最後大爆炸,因為那往往都一發不可收拾,不僅是對自己或對方,都是非常大的傷害。

#5 人生課題會以各種形式出現在生命中等你來面對

原本花子來自還算幸福的家庭、擁有一顆純真的心,但因為愛上一個渣男後,一直處在被否定、被欺壓的環境中,直到去坐牢,漸漸的也會將自己很糟、不值得被愛、沒有用的認知植入腦中,這不能完全怪他,但也因為她的軟弱,沒有及早去正視和治療心裡的傷,而導致最後的遺憾,她未曾在第一次殺人的創傷中復原,當蘇慶儀講出的「關鍵字」再次勾起了她那段不堪回首的痛苦時,這份人生課題又再次出現,讓她面對生命要教給他的事,只是代價真的太大…

其實,花子對於人生的無能為力,很像是以前蘇慶儀的化身,依附著羅雨儂而生存著,因此蘇慶儀看到她,會想到自己的過去,因此更加的不順眼,只是花子與蘇慶儀的個性有所不同,她性格更為執著和單純,只知道你對我好,所以我要加倍的對你好,所以當花子站出來捍衛羅雨儂時,對蘇慶儀來說,是一個她以前做不到,以及妳憑什麼批評我的決定,還有為什麼又一個人站在羅雨儂那邊的複雜心態,更顯得她對好友的矯情與身旁的孤立無援。

此時的「羅雨儂」已經成為了「讓我什麼都沒有」的化身,成為了蘇慶儀揮之不去的心魔。

結語:

每件事情都有不同面向,沒有絕對的好與壞,也不一定是你看到的就是真實。在生存面前,人因而渺小,因為「不面對及接受真實的自己」,讓人生變得複雜。

每個人都在依循著自己的人生價值而過活,從文章最前面愛一個人的方式,其實就多少能理解一個人的價值觀,蘇慶儀和江瀚應該算是裡面價值觀最模糊、最隱晦、最複雜的兩個人,也因此他們會羨慕、愛慕直接又坦率的羅雨儂,他們的這一生到離開,都還沒找尋到真正的自己,這課題可能要來世再來修。

每個人的性格從原生家庭就開始養成,你不能改變原生家庭,但你可以選擇面對的態度;你不能掌控人生遭遇,但你可以抱持著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樂觀;有些事情,是宿命,但你的人生選擇,還是會造就後續不同的造化。

希望我們都能選擇善良,做出對自己最適合的選擇,而且不要有遺憾。

後記:

如果想要讓人生沒有遺憾,讓愛的人能夠真正的了解自己,除了透過日記紀錄、釐清自己的思緒外,整理過後,也即時讓日記裡的當事人理解你的心情吧!看著蘇慶儀的日記和江瀚的錄音帶在死後紛紛到了羅雨儂的手中,我不禁想著「愛要及時」,相信羅雨儂在這個已經來不及的恍然大悟與自我譴責中,經歷著無法再彌補與後悔也無用的心情,應該不是愛她的人所樂見,設想這些遺物都沒到她手中,那她除了不明不白的失去了她愛的人們,也再也得不到她想知道的答案。

寫日記自我對話很好,但那些想說不敢說的話,如果有需要,還是練習著傳達給那些你所在乎的人吧!


.
贊助咖啡
喜歡我的文章嗎?如果你想給創作者一點鼓勵,點擊上方圖片,贊助你覺得適合的金額,請我喝杯咖啡吧:)

Let’s get in touch:

訂閱能量電子報>>> https://lihi1.com/cE54o

IG生活有感>>> instagram.com/univself/

FB知識分享 >>> facebook.com/univself

免費Email諮詢服務>>> [email protected]

你可能也會喜歡